2020 时代更替之际的文创浅思
发布时间:2020-01-17 浏览量:139


我们驶向了20年代。

在上一个20年代,沃尔特迪士尼开始建立他的商业帝国,电影制片人们汇聚到一个名为好莱坞的便利小镇子。彼时菲茨杰拉德一边享受着盖茨比一般挥金如土的生活,一边书写着盖茨比的幻灭。普鲁斯特已经开始追忆似水年华了。那是个文化和创意行业迸发的年代。

时代更替,百年后的我们也迎来了我们的文创发展,以及我们的20年代,所以在这个20年代,领SHOW天地作为一个迎来十年诞辰的文创园区,我们也来聊聊与文创攸关的事情。

文创产品

如今,消费恰恰说明了这样一个发展阶段,即商品完全被当作符号,被当作符号价值,而符号(文化)则被当作商品。  ——鲍德里亚

说文创,大家第一反应想必大多会是故宫那些文创产品,它们既有年轻化的风格,又极具文化内涵,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大一样。因此,近年来故宫博物馆、敦煌研究所等等文化博物馆接连推出周边,开启了一波文创热潮。

当然,文创产品并不局限于博物馆。从概念上而言,这些结合文化内容与文化资源,加以创意性设计形成的产品,可能来源于博物馆、来源于某个旅游景点的文创市集、来源于淘宝上那些插画师、设计师。包罗万象的文化内容和实用功能让人眼前一亮,为它们打开了年轻一代的市场。

当然在文创的蓬勃发展之外,我们也应该看到这门生意,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浪漫(像姜文说得那样“站着把钱赚了”):它们中有些红极一时,盛极而衰,比如盲盒;而更多的文创产品长期默默无闻,无人问津。

致力于文创行业的设计师们都有设计一个“爆款”的心,以期获得更多流量,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现有一个爆款,比如说长得像吹风机的古怪小猪,跟风它比起自己费劲心力去设计一个东西更加有市场。

这对于设计者或者从事行业的人难免产生打击,除了偶尔抱怨一下大众不懂审美,有一个疑惑总是徘徊不去的,那就是在文创产品市场上,人们究竟需要的是什么?

文创的背后,是文化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观书有感》

文创产品文创产品,他是托生于文化产品与文化资源的再创造,是文化价值与当代价值的重新整合。比起我们所习惯的普通商品,它需要被赋予更多内涵与意义,背后必然有棵文化渊源与文化背景的大树。

简而言之,文创的背后,是文化的力量在支撑他。博物馆的背后是历史,旅游产品背后是古迹、景点,而影视周边背后是新兴的文娱产业市场。

那么,对于不是依托于博物馆、旅游的文化创意从业者呢?我们知道有很多独立的、或者不处于文化环境中工作的文创从业设计师与艺术家,他们往往需要吸收广博的知识与了解,又将这些知识融入到设计中。只是有时候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们对一个文化领域的了解有天然的偏差;在擅长的领域之外,为了保障商业价值,有时候就不得不处于文化的下游,后知后觉地跟上流行风尚来做一些东西,这样一来不利于创作的热情与发挥,二来存在一定的版权风险;

如果选择不与商业性妥协,艺术家们就要处于收入来源不稳定的创作环境中,要知道创作者是相当敏感的,这样的环境势必会进一步影响文创产品的产量和质量。

既然我们说到,文创的背后是文化,或许我们可以参考成熟文化产业的做法,比如漫威与DC,比如迪士尼。我们都知道因为超级英雄或者迪士尼动画角色的深入人心,树立了多个IP形象。而在此基础上,却依旧可以存在各式各样的演绎与延伸:

在美漫的世界里,他们往往基于一个大众非常熟悉的英雄概念,通过不同的艺术家的角度进行多角度的演绎和延展,选择其中优秀的故事。这样,既有一个可供发挥的文化来源,却又可以放开手脚,表达自己的理念,能够为艺术家们提供稳定的来源和可供发挥的空间。

DC漫画为例,早先的小丑只是一个类似于灰太狼那样屡败屡战的常驻反派,经过大佬编剧阿兰摩尔的演绎之后,整个DC朝着人性、深刻的方向发展,小丑的背后有了更深刻的含义。而在诺兰的手中,蝙蝠侠电影三部曲俨然独立于DC系统之外,成为出圈的经典。而去年杰昆菲尼克斯的演绎,又为这个角色的意义画下与众不同的一笔。

在腾讯的新文创大会上,再次强调IP价值的重要性,并且指出了我们应该如何去塑造一个IP,需要结合文化价值与商业价值。坐拥影视、电竞、动漫、游戏、小说、博物馆文创等泛文化产业链丰富经验的腾讯,一直以“擅长圈钱”的标签闻名,文创业者或许会觉得他们的“新文创”过于商业,不够艺术;但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联合敦煌、投资独立游戏与动画的鹅厂,在有钱的基础上进行了先锋性尝试的腾讯,对于文创有着非常明确的认知:只有借助优秀的、得到广大受众认可的IP作品,结合优秀的文化价值,才能为面向线下的文创设计行业,提供一池子一池子的活水,来为文创业者提供稳定的创作来源与商业价值。

这个时代的文创受众


有两种文化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个是郝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娱乐至死》

说完创作(生产)上的稳定性,我们不妨从另一个角度——受众——来谈谈文创。

文创行业的顾客在大多数情况下,消费的是对产品背后文化行业、文化背景或者IP的认可;尽管不可否认我们会看到一些只是单纯只是看到设计觉得很好就下手的顾客,这固然是对产品的一种认可,只是这样的情况存在一定的随机性;只有核心用户的认可,才能带来长期的、稳定的产业价值。

那么问题就抛向了上游的文化产品这一侧。当代年轻文化受众,多是经历了大学扩招,接触了市面上乃至国外许多优质文化产品(进口货、欧美日影视等等)的受众,他们对于文创产品的内涵和设计水准存在一定的高要求。

也就是说,文创市场严峻的一点在于,很难存在一个中间阶层,让起步的文创行业能够得到发展的缓冲空间,我们一开始就是向国内外优质的产品看齐的。工业设计的水准,文化价值与商业价值、使用价值的耦合必不可少。

文化的价值,往大了说意味着在人类精神领域做出新的开拓。人们或许会为一时的段子而付之一笑,但是长期的、稳定的文化产业价值是建立知识和深刻的反思之上的,去思考更加崇高的事物,永远不会过时,当这些当代年轻的受众成长起来之后,他们也不会简单满足于嬉笑怒骂,会追求对生活本质的思考。

如果想像腾讯这样试图整合泛文化生态、它们势必需要制作出那些隽永深刻的作品,才能深刻地为他的受众打下烙印,铸就长期的文化产业价值;而长久的文化价值,才是文创行业能够生长发展下去的基石。

回归园区,领SHOW天地文创继续前行

从文化到文创,那么现在让我们回到一个文创园区的角度。

纵观领SHOW天地园区近年来的发展势头会发现,不难发现园区靠着一套节日文创的方式吸引了许多受众——尤其是标志性的万圣节。在文化生长的10年代,年轻一代急于证明自己和寻找属于自己娱乐,园区摆脱传统节日的大胆创举,很好地抓住了人们的痛点,才有这个十年的成就。十年的时光会改变许多事情,我们应该避免拘泥于那些已经做成的事物上,去敏锐地把握时代的变化。这时候,就需要对当代文化特点有更多的理解:

随着传统电视广播媒体影响力减弱,新媒体互联网兴起,文化领域的话语权不再只掌握在部分人手中,文化产业往往被细分为无数个多而小的文化圈子。许多看似突然流行的东西,往往都是出自这些影视、文学、历史、游戏、音乐、科学细分文化领域的优秀热门部分。而作为文创业者,我们要尝试突破这种小圈子和信息茧房的局限,明白文化的硕果是生长在多样性的土壤上的,用包容的态度去引进不同类型的文创企业与人才。

去鼓励先锋性的创造,举办活动、比赛,提供资助与传播途径,去助力定位他们的受众和促成资源合作、抓住时代趋势;这一方面是促进入驻企业的提高,另一方面也是在打造园区自我的形象。

除了包容性之外,我们可能需要在某些领域选择深耕,专注才能专业。选择恰当和流行的合作对象,就像互联网的垂直社区(B站或者豆瓣),用专注来产生影响力,给予受众归属感。

文化与文化之间,就如同动物的生存竞争一样,是存在“模因”的竞争的,因为细分领域的众多,我们可能会忽略这种竞争的存在。如何抓住时代的嗅觉,选择可以长期依靠、有稳定受众的文化类型,来立住自己的文化形象,是园区值得深思的;但只要我们不停止这些行动、服务和思考,不受限于自己的舒适区,寻找更深层次的文化内涵,就会给领SHOW天地的文创品牌带来更多的意义。

2020年领SHOW天地进入运营的第十年,也是泉州进入文创发展的第十年。园区不断探索文创的发展步伐,随着星角艺术馆、闽南原创音乐节这些文创活动的落地以及新的IP小伙伴“SHOW仔”的加入,领SHOW文创展望即将赢来二零年代的机遇与挑战,进入文创转型升级的道路上。接下来,我们将以一个园区包罗万象的胸怀,继续引进多样的文创企业和创客们,打造具有归属感的文创氛围,为城市文化带来新的进步。


  0595-28166966  泉州市丰泽区刺桐南路领show天地

© 版权所有:领SHOW天地文创产业园  All Right Reserved. 闽ICP备案号08102688号